張寶華

很多朋友是從我過去的新聞報道認識我。
新聞報道員幾乎都不談私人事,更莫說感情了。因為不符合新聞工作者的專業形象。所以,在跑新聞的十幾年來,我絕不談感情事,零緋聞;寫文章,都是時事分析,但其實,我對愛情好有睇法。

像我這種女人,典型的處女座,本來已經天生敏感, 加上新聞十幾年的訓練,讓我有一副可跟福爾摩斯較量的腦袋,卻又發現男女之間,原來扮傻比精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