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偷走半個我(六)

當白Sir以Jasmine的中文名稱呼我時,我原本想立即更正,可惜喉嚨乾痛得連半個字也講不出來。而且,我見到站在其後的許Sir向我打了個眼色。

 

醫生問了我好幾個問題,我又點頭,又搖頭,再細聲地支支吾吾答了幾句。

 

「醫生,我們可以跟病人談幾句嗎?」
「可以。但不要太久,病人要多休息。」

 

 

醫生及護士離開後,我才發現Kennedy也目無表情地坐在一旁。

 

「陸小姐,我想你已經有足夠時間冷靜。」白Sir說。
「我……」實在口乾難耐,我先飲了一杯水,再說:「為什麼要把我當Jasmine?」
「你要先弄清楚兩件事。第一,交換身份是你跟陳思惠的玩意,並不是由我提出的。第二,你送進醫院登記時,在身份証上的名字是陳思惠,不是陸凱雯。」
「那如今既然你們都明白,不就可以讓我做回自己嗎?」
「不。你涉及的是一單針對你或陳思惠的謀殺案。」
「那還不去拉人!等等……你說是針對我或Jasmine的謀殺案,不是劫殺,意思是……」
「那你有得罪什麼人嗎?」
「沒有。」
「即你認為兇手是要殺陳思惠的,對嗎?」
「我怎知道呢!」

 

至少我從沒想過要加害任何人,又怎會有人要殺我呢?至於Jasmine?自從前一晚知道她跟Kennedy的真正關係後,我已覺得她有點陌生。

 

在那一刻,我仍未明白即使是一顆微小的怨恨葡萄,只要在發酵時加入不同雜質,也能釀製出層次極深,口感極重的一杯報復之酒。

 

「無論如何,如今很明顯你有二分一的機會被追殺。假設兇手要殺的是陳思惠,他發現自己殺對了,你便安全。要是他以為自己殺錯了,你就變成下一個目標;假設兇手的目標原來是你,他發現自己殺錯了,你又會有危險。要是他不知道自己殺錯了,你才安全。」
「不。真的不可能有人要殺我。而且,要是警察捉了兇手的話,我不就安全嗎?」
「對。但很遺憾那要花一點時間,CCTV拍到疑犯進入大廈,可是他戴上帽子。而現場沒有發現其他人的指紋,應該被清理了。」
「那個人是如何走進我家呢?對了,我爸媽呢?」
「看來你跟父母的感情也不太好,如今才想到他們嗎?放心,兩位在事發時都不在現場。你爸昨天下午上了廣州,還未回港。你媽則在她『朋友』家中留宿。」

 

還真是家門不幸呢!我一直對任何朋友也說他們不和便算了,其實老爸早在廣州有另一頭家,我們倆母女是知道的。至於老媽知道此事後,也像報復一樣,總是跟她的舊情人糾纏不清。雖然是放心了,但突然讓我想起……

 

「btw,我一回『家 』就關上房門,你爸媽完全沒有發現我身份。哈哈!」(19:44)

 

Jasmine竟然對我說謊。要是她搭上有婦之夫的話,那她創作自己跟Kennedy的關係還尚算有隱情。可是,那條訊息是刻意要欺騙我的。同樣是受騙,但震撼的程度卻完全不同。

 

 

「關於兇手,我們懷疑他跟你或陳思惠是認識的。因為大門及鐵閘也沒有被破壞過的痕跡,而且陳思惠是全裸在浴室內被扼死的。」
「那分明就是姦殺吧!」
「不。雖然在死者體內發現精液,但陰道及下體並沒有損傷,即表面上她是在自願性交後被殺的。因此,最理想的推論是情殺。可惜正如我剛才所說,這是一單謀殺案。」
「你有同情心嗎?人都死了,還好意思說『最理想』!」
「陸小姐,我希望你明白我所指的是罪行的複雜性。要是情殺的話,殺人犯通常不會再加害其他人。可是,大部份同類案件的犯人也是一時衝動才犯案的。你認為一個衝動得要殺人的瘋狂兇手,會懂得避開CCTV及擦走留在現場的指紋嗎?」
「那若不是情殺的話,又會是什麼?」
「不知道。但殺人的動機離不開私怨,或是金錢。明天等待銀行營業後,我們會查閱陳思惠的銀行紀錄,或許會找到線索。」

 

那個男人會是誰呢?是Kennedy提及過,Jasmine的真正男朋友嗎?

 

「對了,還我電話吧!我要先向父母報平安。」
「你父母方面,我們會秘密打點了。」白Sir刻意地轉了腔調後,若有所指地說:「如今做警察真不容易,新聞的速度比我們查案還快。現在全香港都以為陸凱雯已經死了。」
「我不是說過自己是陸凱雯嗎?」
「若然你突然『復活』,又被兇手知道你跟死者玩什麼交換身份遊戲的話,我恐怕兇手會找上你。而且,你不會還以為她是隨便提出這個玩意吧!」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意思是陳思惠很大可能打算逃走,一心找你當代替死鬼。而你如果要我們保護的話,就要先繼續扮陳思惠,讓我們找更多線索。」
「白Sir,你現在是要脅我!」
「不。到目前為止,你仍是陳思惠,除非你打算承認自己盜用身份證、非法入屋、拒捕,還有偽造虛假文書。」
「我何時有偽造虛假文書呀!」
「你將會的。」白Sir 的視線轉向一直不發一言的Kennedy。「當然,他也會幫忙的。否則,誘使他人作不道德交易、襲警,還有拒捕也會令他很頭痛。」

 

Kennedy只哼了一聲後,又再別過了頭。似乎同一場威迫的戲碼,在我暈倒時已經上演過一次。

 

「那即是沒有選擇的餘地方吧!」
「多謝你跟警方合作。」

 

那一晚,醫生在Jasmine的出院紀錄上簽了名。由踏出醫院正門一刻起,我的真正身份被如今我飾演的角色偷走了。

 

(待續)

 

如欲討論,甚至影響劇情發展,請到Facebook留言: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