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的情人節(二)


圖片來源:互聯網

正當我回頭,想開口安慰她的時候,她又再次開口。

 

「不習慣沒有人給我欺負......

 

「你去死吧!」

 

「我可是在說心底話呀!你有沒有禮貌呀,隨隨便便就叫人去死!」

 

「那我請你去死好嗎?我都請你了,有禮貌了吧?」

 

我們的關係,由普通的鄰座的同學,慢慢漸變成朋友。

 

她跟我說,旁邊的男生成績比她還要差,而且還要每天也煩著她,所以根本不會主動跟他說話,更何況是借家課抄或是抄考卷。

 

「你不如跟老師說,我的頭阻礙你看黑板吧?那你就可以跟我坐了。」

 

「排除你的頭真的跟外星人一樣有點大之外,你這哈比人的身高最好會阻礙到我?」

 

抱著寧死不屈的心態,終於向她作出反擊。

 

「我是認真的,這樣我的成績一定會一落千丈!」

 

想不到她還蠻緊張成績。

 

「我可以幫你,但是要靠你自己,信不信我?」

 

我想是因為我展出「信我得永生」的表情,令她屈服了。

 

那天開始,每逢轉堂時間,我就會問她剛剛的課有甚麼不會,然後叫她圈起來,到了午休時間再講解給她聽。

 

起初我還以為她會很麻煩,很快就放棄,怎料維持了三個月她還沒有放棄。

 

我對她愛玩的印像也開始有一點點的改觀。

 

但是,不知道是別的女生嫉妒她還是怎樣,關於她的不良傳聞愈來愈多,終於有一天,傳到我的耳邊。

 

「你搶了我的男友!你這個花痴!」

 

不知那個年級的女生在班房門口大叫著,而且她還帶著一班女生來吶喊助威。

 

正在教導她數學的我,也被那女生的聲音嚇到。

 

我也還沒反應過來,她已經在回嗆,

 

「是你的男友在追求我,不是我勾引他的!」

 

語畢,她回頭跟我說「不用管她們,繼續」。

 

我有點尷尬望了那女生一眼,然後再低頭開始教她餘下的算式。

 

從那個女生的反應,我真心明白甚麼叫「面是別人給的,架就是你自己丟的」。

 

不過,人類總愛面子,包括那個女生。

 

那個女生氣沖沖走進房室,然後跑向她的背後,準備一伸手就扯住她那長長的頭髮。

 

「喂,想怎樣呀?是不是要我把你轟出去呀?」

 

這是我第一次在學校大吼,或許聲音真的太大,連她也被我嚇到了,當然包括那個愛找渣的女生。

 

「冷靜,坐下吧,沒事的。」

 

她摸著我的手,安慰著我。

 

我卻沒冷靜下來,眼睛一直狠狠地盯著那個女生,示意她離開。

 

班上的同學們看到這個情況,也一起盯著那個女生,希望以群眾壓力把她趕走。

 

「走吧,遲點再算吧!」

 

另一個女生從走廊走進來,拿著那個女生走。

 

「我不會放過你的!」

 

又一個愛看三色台電視劇的腦殘。

 

那天下午,因為她沒有問題要問,所以我也久違地跑到圖書館找小說看。

 

正當我想把書架上的「我們仨」拿下來的時候,後背突然被輕輕拍打了一下。

 

「你怎麼在這裡的?只有你一個?你的「觀音兵」們呢?」

 

她聽到後,苦笑了一下。

 

「沒呀,因為我勾引別人的男朋友,所以其他男生也就生氣呀,而且其他女生也

很痛恨我的所作所為。」

 

「哦,這樣呀......

 

我忙著看書本背後的簡介。

 

「你呢?你是怎樣想我的?」

 

她輕聲地問,生怕大聲一點也會被人趕出圖書館。

 

「就這樣呀,反正我相信你不是這種人就是了。」

 

看完簡介後,我就把書放回書架去。

 

「為甚麼你會相信我呢?我這種人經常愛亂攪男女關係的吧?」

 

我又從書架上拿下了另一本書。

 

「因為我是智者呀。」

 

「你在說甚麼呀?」

 

她一臉不解。

 

「謠言止於智者,聽過了沒有?」

 

我沒好氣地解釋給她聽。

 

「只是因為這樣,所以你才信我嗎?」

 

「唉,說笑啦,笨蛋,只是因為熟悉你,所以才相信你的,初一的時候,芷晴的男友找你傾訴,你也沒出手呀,你一直一直都沒有在別人戀情出現裂縫的時候趁虛而入,我就知道你不會是那種人。」

 

我不經意地又把書本放回書架上。

 

「你......

 

「我是有在留意你啦,朋友麻。」

 

「真的只是這樣?」

 

「不然咧?暗戀你嗎?我可不想女朋友活於我的盲點以下呢,我怕看不到女朋友而令我患上單相思。」

 

最後我拿著一本<Q版特工>走向借書處。

 

「謝謝你。」

 

「嗯。」

 

「真的謝謝你。」

 

「煩耶,那有朋友那麼囉嗦的。」

 

其實,我也不清楚自己對她的想法,我只知道,我很想保護她,這就足夠了。

 

平淡地渡過初二,年度總成績,她的名次只低我一名。

 

初三順理成章地又在同一班,不同的是,我又長高了,這次長高了五厘米,而我跟她的座位愈來愈遠。


待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