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友男人哪會嫌多 – 覆Zombie的初戀女友

貽興︰


你好。其實想寫這封信給你已經很久了,希望你可以解答我的問題,先謝謝了。


我在外國讀書生活快五年了,剛剛今年中跟中學男朋友分手,原因是他未玩夠。然後我發現,在他年中第一次去台灣公幹的時候,他搭上了一個台灣妹妹。


失戀當然很痛苦,那種心撕裂的感覺,很深刻,很難忘。我也有說會等他,不介意等等這些老套的台詞,他叫我千萬不要為他做任何事,不要為了他放棄任何理想,他叫我看清楚他是一個怎樣衰的人。


我說,我不介意,我問他有沒有對我還有一點點愛意。他說,當然有。 然後,我問他可不可以嘗試愛我多一點點,他說他會嘗試,但不會勉強。


因為他的原因,我畢業後就搬到了悉尼,沒有什麼朋友,也跟他住在一起。可能我不習慣,現在我們雖然分開了,但仍然經常見面,也會做愛。


我也試過偷看他電話,當然他是不知道的,因此我學懂了「環保吹」的意思。原來,一直在我心中的那個他,已經撤底改變了。他就像你所說的那樣,是一隻受感染了的人類,開始變成zombie。


事情發展到這裡,我沒有再死纏,沒有再多說,反而,他對我的態度比以前好,可能他想好過一點,我知道他其實很內疚的。


朋友都跟我說不值得,都說他在給假希望我。其實這對我來說並不重要,因為somehow我清楚知道,我們已經沒有可能在一起了,至少不是現在,不是他仍是zombie的階段。


朋友問我,恨不恨他,坦白說,沒有,反而,我欣賞他的坦白。有時,我反而會慚愧,因為我也試過出軋,但我沒有勇氣像他這樣坦白。你說,對愛情不忠的人,是有報應的,我很認同。


其實,他沒有錯的,他未玩夠,不夠喜歡我,不想拖著我,還未能為我放棄一個台灣妹,或是其他千千萬萬的中日韓妹妹,所以跟我分手。他沒有錯的。我不可能強迫別人喜歡我吧,因為這樣好像有點變態。


我單身後,也有男生約我出街,有時我也會應約,但都是不了了知。他應該是知道的,你當我自作多情吧,我感覺到他有點不開心,而我竟然有點高興,但我沒有多想,因為我不想自作多情,也不想重蹈覆轍。人都是犯賤的吧?


他對我來說,不是炮友,不是男朋友,也不是普通朋友,我也不能用筆墨形容他在我心中的位置。但我知道,這種關係始終要有停的一天,我在等我能狠下決心的一天,很可能是遇到下一個之前。在這之前,我想先拖著吧,你說我是不是很不正常?


朋友說,我要保護自己,不要再跟他上床了。但我會想,我也有需要,跟他做我很滿足,我總不能隨便找一些9唔答8的人做吧。


雖然有時事後我會不開心,你說,我是不是很cheap、很犯賤?


其實,寫信給你,像抒發多過像問advice。但你可以分析一下他是怎麼想的?我很好奇,也很想聽聽你的意見。


謝謝你花時間看一封這麼長的信。


Zombie 的初戀女友

Zombie的初戀女友:


他是怎麼想?對你,他根本沒有花太多時間心思去想,一直在意他怎麼想,自己又胡思亂想的,只是你。


他想的,是其他還未到手的中日韓台妹妹。


他的心態其實不難理解,炮友不嫌多,當然是多多益善啊。反正放不下的是你,你又定期會跟他上床,如此方便就手,誰會抗拒?反正既不痴身又不上身,不花錢,如果想氹其他女生上床,也許還得搞場大龍鳳,但跟你做,卻隨傳隨到,可以skip掉前戲與追求部分,如此就手,不吃白不吃,繼續維持這樣的關係,又有什麼蝕底?


只是我還是認為你沒有錯。反正你也有需要,你又暫時無法放手,那就這樣下去吧,也許有天你會突然醒來,也許不,誰知道呢?但你得小心注意一點,這樣下去,沉溺的是你,不能自拔的也只會是你,犯賤無底線,你在這邊待得越久,就越能割捨,重新開展新的人生。不敢經歷那一下撕心裂肺的痛,你是無法真正解脫的。


我明白你的心態。人有時候不捨得放手,不一定因為那個人獨一無二,非他不可,只是你的偏執讓你只認定他一個人,不願意再相信其他可能性罷了。


既然你讀過我的文章,那該很清楚,變成了zombie的男人是不可能輕易甦醒過來的,就算你犧牲自己,血肉模糊死在他面前,他都不會為你流一滴淚。



祝  遠離zombie



貽興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