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深雪︰


你好 。我的故事滿長,希望你耐心看下去給我意見。

4 年前認識了我一直遺憾至今的對象,我們一起了一年,那一年是我人生中過得最開心的日子。他待我很好,無論做什麼事、去哪個地方都會幫我想好安排好,我和他永遠有聊不完的話題,縱然多累都不捨得收線,大家有相同的喜好。

不久我便搬進他家,他家人對我也很好,過了半年左右我便覺得不方便,沒有再住他的家,搬反(返)自己屋企以後,我們還是很要好,但他總是有些時間便失蹤,後來有一次他和他的朋友到我家玩,他陪我朋友去了買東西,他的朋友便告訴我他有另一個女友。

我聽了以後整個人呆了,一直哭,然後他朋友便借膊頭給我哭。他回來以後看到很火大,問我和他朋友幹什麼,然後我便跟他說︰「你是否有另一個。」他沒有回答,只是趕他朋友離開我間房,然後剩下我和他的時候,他承(認)了,哭著求我原諒他,給他一次機會。我那時真的好愛他,我選擇了原諒。之後也沒有再提起過這件事。

這件事發生後一個月,那一天是我與他一起一年的日子,有個女生打給我,約我出來見面。原來那女生與他一起已經兩年,我一直不知情地做第三者。

與那女生見面後,我便沒有找過他,斷了所有連絡。他為我哭過好多次,錢自願交我保管、 e-mail 密碼什麼的都自己給我,與他一起的一年,我們從沒有吵架,我自問已是100分女友,他家人也很喜歡我,他家裡的人生日,都是我出席的。

那時候我退出的原因是不想他為難,愛他愛到放手讓他走。今年是分手後第三年,我實在無法忘記他,很在意他過得好不好。分開以後我試過跟別人在一起,但靈魂裡自覺再沒有那麼一個能讓我如此愛到什麼都可以原諒的他,別覺得自己當別人是他的替身。

我好想寄封信給他問候,因為我不夠膽打電話給他。你覺得件事已經過了這麼久,我好不好再去踏進他的世界完自己一個心願?如果真的寄信給他,會不會太令人難以接受?

行屍走肉的人

行屍走肉的人︰


對於你那時候的退出,我認為是棋差一著,完全無必要。
 
難道你不知道,他好愛你嗎?
 
你是那個在他家與他同住的女人,他的家人又疼你;他的錢交你管;你要分手,他哭了不知多少遍求你留下;而你總是真心享受與他一起的每一秒。他對你好好,非常親密。
 
一切,都完美;唯一有問題,就是殺出一個比你年資深一年的情敵。
 
當遇上情敵,女人要怎樣做?當然就是殺敵啦!
 
哪有像你,會選擇退縮?自動投降?不戰而敗,自己走?
 
你的情敵真的好慳功夫,只要叫你出來攤牌,然後就成功趕你走。你太易中計!
 
只有一個情況,女人要停止鬥爭,讓位給情敵,那就是:當你不再想要這個男人。
 
但是,你深愛他啊!他也愛你。你的離去和讓賽,實在是無謂之極。你有沒有想過,你的男人與你一起時,更加快樂和幸福?你的退出,讓你和他,都失去這種幸福。
 
我贊成你重新開始進攻,無論他身邊是誰,你都應該進攻。因為,你的 inner voice 一直在告訴你,你真的真的好愛他,而你們之間,未完。
 
給自己再一次的機會吧!打完這場未完成的仗。
 
如今,他身邊是誰?還是那個情敵嗎?你再打仗的話,要非常小心部署,亦要留心他有甚麼大改變小改變。
 
這可能是你最後一次有機會贏走這個男人。你要拼盡全力啊!
 
不要因為無謂的讓賽,再一次自製遺憾。

深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