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深雪:

你好,以下是我的故事。
 
三個月前我開始了段戀情,最初他都是神神秘秘的,每個星期五六日都會消失得無影無蹤,星期一又如常出現。因為剛開始時自己只是覺得喜歡他不算太多,只抱個心態拍下拖,有個人在身邊疼一下也無妨,所以不放在心,任由他喜歡來便來,走便走.
 
我跟他認識了4年多,其實跟他拍拖前都知道他有個兒子,只是他一直都沒有提及過妻子,又曾帶過兒子見我,所以我估計他是離了婚。直至我們開始了約兩星期,他問我為什麼不問他每週未去哪?我說那麼大個人要說就會說,不想說的話,問了也不會說。最後他隔天抱著我,痛哭了兩小時,之後跟我說對不起,當時我什麼都沒有問,只著他離開。


一星期後,他SMS告知我他已離婚多年,但身邊有個拍了拖6年的女友。他說很喜歡我控制不了自己。當時我在想只是女友吧,沒什麼大不了,又不是老婆又不是同居,於是便決定跟他繼續下去,打算搶他來自己身邊。


他說愛我自由自在,無拘無束,人很開心很愛笑,令他感到很自在很舒服。他也暗戀了我兩年,只是一直都不敢表白,因覺得我太美怕追不到便失去我,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他說他沒有自由,女友叫行就行企就企,又沒有私隱,全部事都是女友管好。
 
他要我給他時間去處理問題,因跟女友已很多年,不是說分手便分手(他愛了這女人10年,後來分開了,各自結婚離婚後又再重新開始至現在)。我說OK!但原來時間在他和在我來說時有距離的:在我,分手就分手,只要一句話,只要一個星期兩個星期去處理便可以;但在他來說,需要的時間就像是無限。
 
3個月以來,我跟他吵吵鬧鬧,冷戰完又一起,一起完又冷戰,他每次都很忍讓我,每次都求我包容他,給他時間,我也盡量去做好,他也答應不會玩失蹤,星期五六日都會致電給我和SMS,我喜歡的話,任何時間都可以約他見他。我想是我難為了他,他始終都做不到,只是避重就輕又或是給我美麗的謊言。
 
我跟他很不同,我敢愛敢恨,愛就愛,不愛就不愛,不要拖拖拉拉。現在將自己困了在這個位置感到很辛苦、很無奈,也很心淡。我要的男人是願意承擔責任,即使是不愛我也好,不愛他女友也好,也得給人一個答案一個交待.
 
我信任不到他,現在的我變得神經夸夸,疑神疑鬼,好似精神病的,時常吵鬧時常哭,我忍受不了那份拖拉。


過兩天他就跟女友去旅行,由於是早已計劃好,我也沒話說,只是迫自己相信他是為了這旅行而不便跟女友分手。他答應旅行期間也會掛念我SMS給我,也答應情人節會陪我過。可是面對這一切,我也只能抱個「看你做不做到」的心態,聽了便算。現在只是期待他回來後會盡快跟女友分手。
 
深雪,男人是不是都很駝鳥?他女友其實都已知道我的存在,他都不願跟女友說清楚,好像是寧可拖至給女友親身碰見又或是對方主動要求分手,都不願意自己開口說。還是有些時候真的需要時間去處理呢?


他說愛我,不怕給女友撞見,但在實際行動上,他又很怕女友,很避忌,跟女友一起時連電話SMS都不敢打。


他是我喜歡的類型,我不想放手,也因為好勝不可以輸。我是否應該以退為進,多給他時間空間和包容呢?
 
亞咪

亞咪:

你要留意一點,你的情敵好強。
 
你的男朋友愛了她10年,大家結婚離婚又再重新開始,他與那個女人的關係,千絲萬縷。
 
而你,就是新火花。
 
他是真心喜歡你,起碼,他因為你,每天都十分苦惱,而且,是他開始這段關係的。
 
好吧,你喜歡他,他又喜歡你,這樣子,就要搶。並且,決定了要搶,就要做到最盡。未到最後,都不知緣份花落誰家。
 
但是,若然你被動,似乎事情不會有進展。
 
我建議你做些小手段,讓你的情敵得悉你的重要性,令她知道你不是一個求求其其的第三者。這樣發展下去,她就會產生不如自己退出的念頭。至於手段的內容如何,你要自行計劃。
 
有些第三者能以靜制動,但你這個個案,要再主動做些事。
 
做第三者,真有點壞。但既然決定了,就要做到最好。要不然,拖泥帶水,浪費多年青春都未能把他據為己有,就更壞、更無聊。
 
不過,你這次競爭,看來,贏輸面各佔一半。感覺上,你的情敵幾乎百分之八十控制著你的男朋友,他對那個女人非常言聽計從,他根本就怕她。
 
若然你不盡力盡快搶,你的男朋友可能在怕下怕下的情緒中,完全回歸你的情敵的懷抱。
 
不過,有一點要注意,根據這個男人的往績,他常常處於多過一個女人的局面,那麼,當有天,他與你正式一起了,你是正印了,他也可能繼續會有第三者。
 
究竟是命運還是性格?真是不得而知了。

深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