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王生:

你好,曾拜讀你的大作,很深刻記得一句:「你從來就不是那種毫無機心少根筋的女生,櫻桃小丸子或者花帶柑不過是你的相反投射與渴慕,你用來打造形象的工具,你不是她們,你不過是相信自己是她們罷了。」

我身邊就曾有這樣一個女子。我在外留學,與她是同學,泛泛之交那種。一晚,在我男友家開party,她飲醉了,男友送她回宿舍,我在男友家等。之後就出事了。男友回來對我說她親吻了他。(後來我才知道,實情是我男友主動親吻了她)

然後他們第二次私會,男友對我說他的一個男性朋友(簡稱H)遇到感情問題,去開解他。實情是男友跑去她的宿舍和她再一次接吻。


然後是第三次,事隔兩天後,男友對我的說法是男友幫H解決了問題,H很高興,相約他食飯。實情是男友那晚約了那名女子晚飯,而當晚我獨自在家吃杯麵。然後(男友)送她回宿舍時他們又接吻了。之後男友再回來接我去與他真正的朋友們去浦。當時我已經覺得好奇怪,我男友是法國人,通常晚上第一次見面才與對方握手問好,但我男友接我之後當晚與H見面時卻問好,我問他如果你真的是和H食完飯再來接我為什麼會握手?他對我的解釋是,法國人是這樣的,我當時居然也就相信了。

到第四次,男友與家人吵交(架),跑來我家借宿,我安慰完他後去浴室沖?,他突然沖(衝)入來說要找一個男性朋友傾訴,還當我面前打電話給那個朋友,之後未等我沖完涼就沖(衝)了出去。當然,實情是他跑去見那女子,然後在她宿舍裡,他們脫光了衣服時,女子對他說了一句「you are a bad guy」,他突然清醒了,穿上衣服走了,之後再沒和那名女子聯絡。

之後,我男友出發去巴黎讀書,我留在其他城市,我們分隔異地數天後,他突然幫我買好車票,叫我到巴黎。落火車後,他對我說出了以上所有實情。我當時完全接受不了,發瘋似的在巴黎街頭邊狂奔邊嚎哭。情緒穩定後,我去朋友家住了三天,男友在我朋友家門前的街道跪了三天。我原諒了他。

事情發生到現在已經兩個月,自從我知道後亦都已經一個月。我男友對我比出事之前更好,可以說是無微不至。但我還是常常會想起,幻想他們歡好時的畫面。之後個心就好痛好痛。

其實他沒有對我坦白,我什麼都不知道會不會更快樂?又常常會想,如果第三者是個惹火辣妹就算了,輸得心服口服。但此女子無論外貌內涵都不及我,我很不忿氣她憑什麼可以插足我的感情?也沒有辦法再相信我男友,之前我從來不check 他的SMS、facebook,但現在我會常常check。

今晚我又看了那個女生的微博,她完全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開開心心的。她根本不值得擁有開心的日子!佢係有心的,一直以來我都不吝嗇炫耀幸福,她也多次提及很羡慕我有這麼好的男朋友!這個肇事者應該受到報應才對,整件事我沒有做錯,為什麼受傷的那個卻是我?

我不是第一次戀愛,但被背叛是第一次,我想不通。我不明白事情為什麼會發生。

所以,我終於忍不住提筆寫了這封e-mail 給你。懇請你解答我的疑惑。

Esther

Esther︰

是啊,這世代有不少這種女生,在人前經營天真可愛的形象,裝綿羊、裝無辜,實際上,卻是個最懂得耍心機的女生。

有讀過我的《原來戀愛3》嗎?我把這種女生,稱為Asura。

阿修羅。喜歡戰爭掠奪的,阿修羅。

你的男友,不過是她的玩物。也許因為她妒忌你的愛情幸福美滿,你的男友專一深情,所以就把你的幸福摧毀,又也許,是更悲涼更可怕的事實:她根本只是無聊。那陣子身邊沒有什麼新鮮刺激的人和事,隨便放餌,剛巧你男友願者上釣,就玩一下,然後隨手扔掉罷了。

反正殘局也不需要自己收拾。

男人天生都是花心的動物,因此世上只有兩種男人:正在偷食的,和還未偷食的。如果你夠愛他,你可以忍耐,然而Esther,我得問你一句,即使要忍耐,要當沒事發生,也得看那男人值不值得。你的男友究竟有多愛你呢,他對你有多好呢,千萬別用出事後的言行作標準,最爛滾的淫棍,事發後也可以乖乖守行為的,要看一個男人值不值得原諒,很多女生都搞錯很重要的一點,不是看他事後如何補償,而是事發前,他未背叛你未帶著內疚跟你一起時,他待你如何。

這才是衡量的重點。

光是看事後表現,任何男人都值得原諒。死得啦。

我其實很懷疑你男友的口供是否真實。當男人誓神劈願跟你說我講的全是事實的時候,其實並不代表他說的就是事實,以及事實的全部。想想吧,第一次他說是女生主動吻他,事後也証實是他主動吻人,這種男人,是典型的大話精表現,即使死到臨頭,也不會完全和盤托出,我恐怕他跟你的所謂坦白,不過是講一半未講一半而已。你真的相信他沒有跟她做過?你真的以為除了那個阿修羅就沒有其他女人?你真的相信?

女人可以笨,女人可以忍,但要看看那個男人值不值得。

Esther,捫心自問,這個今後一有同樣機會將會繼續偷食又言不由衷知情不報的男人,值得嗎?

祝 不值就不要一直忍

貽興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