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也不該把責任歸咎於酒精 – 覆小丫頭

貽興︰

在我說明我的問題之前,請容許我先向你表白:「貽興!我好仰慕你!你的分析是多麼透徹、你的文字是多麼一針見血、你的比喻是多麼幽默諷刺、你的?」(再說下去,我擔心你會誤認我是瘋狂「粉絲」,將我此郵件刪掉。)

我是個21 歲的女生,正在唸大學。我的男友36 歲,我們談了3年多的戀愛。他很愛我、很疼我、很遷就我。他包容我那壞透的脾氣,甚至明知道我跟其他男生玩曖昧,也扮作不知道。我知道自己好幸福,我真的知道。跟別人玩曖昧,我已經覺得自己不安於室,想打自己兩巴掌。可是,這一次,我竟然搭上有婦(兼有子)之夫,還動了真情。

就叫他做「大哥哥」吧。他40 歲,是紅酒公司的老闆。我與他結識於9個月前,因光顧他的店而結識。光顧多了,漸漸熟悉,就由客人變成了朋友。

我與大哥哥的首次單獨相處,是跟他相識的3 個月後。那晚,我因為與男友吵架而單獨去買酒,他知道了我買酒的原因,就請我留在他的店,請我喝酒,聽我說心事。之後,我跟他的數個約會,都是在他的店,喝著酒,訴說著互相的心事來度過。那時,我只當他是大哥哥:一個有風度、有閱歷,又願意「輔導」我這個小丫頭的大哥哥。我也以為他只當我小丫頭。我從沒有想過,會跟他發生任何非友誼關係。可是,某一晚,這個大哥哥竟然吻了小丫頭,說喜歡小丫頭。

暖(曖)昧發生於一次。他約我吃晚飯,那是第一次我們單獨外出。他帶我去了一間頗有情調的餐廳,晚飯後跟我遊車河、吹海風。海風在我耳邊吹過的時候,彷彿是在對我說:「這個大哥哥不只是當你小丫頭那麼簡單」。所以我嚷著要回家,他也立即啟程。

我還以為自己可以「逃過一劫」,豈料他竟然在我家樓下,在我想推開車門離開的時候,用雙唇封住我想說「拜拜」的小嘴。我的腦袋和身軀都凝住了,我沒有回應也不懂拒絕。那刻,我只感到他的唇很軟、他的吻很醉人、自己的心跳得很快。

我深知自己不是大哥哥的對手,加上對男友的愧疚,我知道我不可以再與大哥哥見面。他來電,我不接,以為可以抗敵成功;可是他改發短訊,我按捺不住去看,就淪陷了。我竟然做了他的「小情人」,一有空就待在他的店裡或跟他去約會。

貽興,雖然你早已警戒過:「身體的底線不是重點,心的底線,才重要。」,但我就是不聽話。我以為,守住了身的底線也等於守住了心的底線。而且,我想大哥哥知道我不會為他放開身體的底線後,很快就會對我失去興趣。豈料兩者都錯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何時開始對大哥哥上心的,但發現自己對他上心,是他帶我去掃墓,拜祭他的父母的時候。因為我竟然有「見家長」的緊張及「見家長」的沾沾自喜,好像是覺得自己「入屋」了。後來,他還將我介紹給他的好友認識,聚會都有我的份兒。我不但動真情了,還起了歪念?想「坐正」。

最想「坐正」的一刻,是在某個演唱會上。演唱者在台上深情地唱著「男人不該讓女人流淚」,大哥哥在台下牽著我的手,說好想給我幸福。那一刻,我想「坐正」的指數去到頂點。那晚回家後,我對著鏡大罵自己是壞女人,我接受不到自己真的動情了,更接受不到自己竟然背叛了自己的男友。

最近,在大哥哥的店,上演了一幕電視劇的經典劇情:「正室與情人碰個正著」。不過這一幕是大哥哥做導演的。

一晚,我高高興興去他的店想找他。到了門口,他跟我說:「我的兒子來了。」我的思維稍稍停頓了,數秒後才懂得回應:「那我走吧,方便的時候打給我。」但他竟然說不要緊,還把我拉進店裡。我在他妻兒面前走過,然後跟他的好友坐在一起。大哥哥叫我等一等,他的妻兒很快就會走。

我與他的妻兒「共處」了約一個小時,期間我說過要走,他卻留住我。我腦裡不斷思考他為甚麼要這樣做。如果我一見到他的妻兒就走,是「無私顯見私」的表現;那麼他硬把我拉入店內,不是應該要大大方方地將我以「客人」的身份介紹給他的妻兒認識嗎?而最關鍵的是,他前一天已經知道我會去找他。為甚麼不在我出現前告訴我呢?

終於,他的妻兒離開了。正當我想問個究竟的時候,他跟我說:「對不起,害你難受了,我真的不知道她會來。」他的話像咒語,將我的問題與責難都封住了。

剛剛,他的分店開張了。他竟讓我與他和他的合顆人一起剪綵。當天派對回家後,我告訴自己,一定要跟他分了。可是我的心好痛好痛,我大哭了一整晚,整盒tempo 面紙都被我用耗掉。我在想,我怎可以背叛我的男友?我怎可以對一個有家室的人動真情?

貽興,請救救我這個不知足,不安於室的小丫頭吧。

小丫頭



小丫頭︰

你啊,不過是個喜歡成熟男人的小丫頭而已。

而那個男人,40 歲,有妻有兒,還大哥哥?叔叔都已經嫌後生了。

小丫頭,如果你真的相信我的見解,真的覺得我那麼一針見血,就聽我說一句,離開他吧。他不是良善溫柔的大哥哥,他只是個披著哥哥外皮的狼,而且,還是非常老練聰明的狼。你這小紅帽,絕對不可能是他的對手的。

就說他刻意讓你和正室以及兒子見面那一場吧。大部分質素不夠的狗公,若果遇到二奶跟正印同場出現,會怎樣?當然嚇得急急把其中一個支開,但他沒有啊,他大方得要你們見面,你知道他幹嗎這樣做嗎?第一,可在妻子面前表現出大方風度,表明一切不過是你一廂情願(大概你也不想知道假如他真的在妻子面前提起你,猜他會怎樣說?啊那個上次來店的小女娃,你也見過,唉老婆你該知道現在的小女生都很主動,我也給煩死了?);二來,可以當作給你一道考驗,假如這樣難熬的你也熬過了,以後你就給他吃定了,他要怎樣待你,金屋藏嬌,或者收作填房,永遠只有酒店或者店鋪見面,大概你都甘之如飴了?

到最後,玩厭了,太黏了,有其他更新鮮更年輕的小女娃到店裡送上門了,就說當初我已經表明態度,是你心甘情願,你到時還能怎樣?

今年我已經31歲,不敢自稱哥哥,卻對裝作溫柔耐心的叔叔頗有認識。遊車河、看演唱會,美酒美食,品味享受,帶你到他工作的地方,讓他向你展示自己的工作魅力(說穿了只是因為這年紀的男人外表開始沒什麼魅力所以才相信專注工作的男人很有魅力),跟其他同樣在玩的兄弟互相cover,製造讓你入屋的幻覺?一切一切,當你將來長大了,多認識幾個扮哥哥的叔叔,大概就會了悟,所有伎倆其實如出一轍,大同小異,不過是因為它是小王子生命裡第一株接觸的玫瑰而已。

如果我是你,我會想清楚,究竟有什麼是你那個36歲的男友不能給你,而那個40歲的叔叔能夠給你的。如果你想要的是偷腥的刺激或者勝利的快感,找個你吃得住的對手吧;如果你不過是傾慕一個較成熟有型的男人,就快點跟現在的分手,另找一個合適的,以免繼續一邊自責,一邊被兩邊虐待。

不論哪個方向,結論都是:快點離開這隻大灰狼。

青春寶貴,快樂難尋,信我,划不來。

祝 小紅帽擊退大灰狼

貽興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