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死守承諾以為比淒美傳奇 – 覆猶豫不決的小文員

貽興︰

你好。本以為自己的感情煩惱事纏繞了已經半年有多,實在希望得到你的意見,給我一點啟示。

我倆都是2 8歲,拍拖剛好一年。這段日子非常開心快樂。那時間,我深信自己這次終於找到適合的人,可以共渡半生。

半年前,他的母親得了重病。由於他是獨子,沒有親友,所以我們每天放工後都要飛奔到醫院給予照料,假日亦是如此。雖然辛苦,但沒有一點怨言,而且感激他能給我這個機會去從旁支持和協助。

3 個月後,伯母不敵脅(病)魔,撒手人寰,我倆慶幸可以在最後一刻及時趕到醫院。後來一星期,我感覺到他變了,變得非常陌生。我們的說話愈來愈少,他的冷淡令我好害怕。

起初我以為是伯母離世的事所致,所以未有責怪,只好默默地等待,給他冷靜的空間。儘管他對著我是那麼的冷言冷語、不聞不問、視而不見,我都按著忍受。直到殮莽後,他突然跟我說,跟另一女同事撘(搭)上了,而且是在媽媽離世前開始的。

那刻,除了震驚外,心亦很痛很痛,而且好內疚。因為我清楚記得,曾經握著他媽媽的手,告訴她,我會好好照顧你的兒子,我們會一起堅強走下去。現在,我好像說了一個慌(謊)言,我說過的一切,原來做不到。

知道了第三者事件後,沒有給他半句責罵,因為已經無補於事,所以我選擇靜靜地離開。失戀的日子好難熬,天天都是哭呀哭,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終於,熬過一個月。

突然有一天,他來到我公司樓下,說有些話想要談一談,亦因為這次見面,再次開始了糾纏不清的關係,拖拉到現在。

他說︰「跟她拍拖好愉快,而且好開心。因為你實在太好,付出太多,做成了極大的壓力。和那個女的在一起,反而輕鬆很多。快樂過後,總會想起你。你現在好嗎?在做什麼?星期天有人陪你去吃飯嗎?有人陪你去散步嗎?」

就這樣,他一直地,說了好多好多我們的過去。最後,他說︰「昨晚我又再想起你,所以,今天跟那個女的分手了,讓我們重新開始。」那刻,我答應了。我倆再次牽著手。"

天堂與地獄,原來可以好近。第2天午飯時間,他打電話來說︰「我實在面對不到那個女生,她哭得雙眼都腫了,你給我時間再處理一下再一起吧!」我再次被遺下了。

那天之後,我們退回到朋友的關係,而我亦從他朋友口中得知,他跟那個女的,的確已經分手了。

我跟他,仍然保持每天電話聯絡,閑時出來吃晚飯。他仍然會叫我出席親友的聚會,但大伙兒都不知道我們已經分開了。

我不知道還要等多久,他到底要處理什麼?有時候,他會呆呆的,無言地望著我。

最近,他的父親亦得重病留醫,我好害怕事件再次重演。世伯躺在病床上,有點神智不清,卻捉著我說︰「你最近沒有來我家坐,是不是吵架了?不要輕易分開啊,要學會容忍�」

我不知道這刻應該要做什麼,已經沒有身份,更沒有資格去幫忙照料,更不知道,到底自己在等什麼。等他回頭嗎?已經半年了。他只會說︰「給我時間�」

朋友說,由起初到現在,是我沒有責罵過半句,也沒有要求過半分,才會讓他拖拉至今。這刻,而(面)對他父親的事,應該不是提出搞清楚彼此關係的適當時候吧!

我真的好迷惘!

猶豫不決的小文員



猶豫不決的小文員︰

有時候,我們總會不自覺把不必要的責任和罪疚背負身上,以為這能讓我們的人生戲劇化一點,讓原本平凡的愛情成就淒美傳奇。

不管是他的母親,或者父親,你其實都不必介意。你在床邊的承諾是建基於你和他仍然安好仍然相愛的基礎上,然而那刻原來伯母的兒子已經跟另一個女生搭上,卻仍然帶著一個不愛的女友去探望自己母親,這種欺瞞與卑鄙,又怎麼算?如果他的母親泉下有知,真要怪罪起來,也是顯靈搧她兒子一記耳光,怪他始亂終棄拖拖拉拉,又怎會怪你不遵守約定不好好跟自己的兒子走下去?

所以,不管是伯母,抑或接下來伯父的事情,你都不必太過自責,太過憂心。

你是個好女孩,你的男友卻不是你那種人。你是那種老式人,人家的父母通常都很疼你,是標準好新抱型,對吧?可你的男友要的其實是刺激好玩的小野貓,你太好,太純良太聽話,在他眼中,就是悶了,這不是你的錯,但他其實不適合你。在外邊玩累了被耍了就回來找你,看到你的悶樣又心思思出去作怪�你能忍受這種若即若離的關係嗎?

看你的要求,其實做你的男友並不困難。既然要求不高,幹嗎死守一個根本不適合你的男友?別告訴我是為了對伯母的承諾,如果你仍然執迷覺得這樣比較淒美比較偉大,那我也真的無話可說了,這套《真情》你就繼續一個人演下去,直到變成李司棋那年紀吧。

祝 執迷即悔

貽興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