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痂的存在必要 – 覆心煩的 C.C.

貽興︰

你好。一直以來都會睇你在she 的專欄,你的見解,一針見血,不轉彎抹角,我真的很喜歡,希望你可以回應我的文章,當頭棒喝。謝謝你。

我有一個拍拖3 年的要好同居男友,快要結婚了。我們待對方都十分好,特別是他,他做的事,他大部份都以我為出發點,只要是我喜歡,而又是他能力範圍內的,他都會為我做;而我對他也沒有不合理的要求,大家的相處基於亙(互)相體諒、尊重及信任。我們從沒有做過對不起對方的事。

我們大家都有穩定的職業,生活無憂。3 年以來,吵架只有兩次,吵架以後很快便和好。我們也會為對方而改。


可是,不知為甚麼,人總會活很不耐煩,總愛自找麻煩。最近,因工作關係,我喜歡上了一個工作伙伴,我就叫他做Z 吧。我們沒有什麼越軌的行為,只是會眉來眼去吧了。

我將結婚這個消息,基本上所有認識我的人都知道,當然Z 也不例外。我知道自己不可以做些對我男友不起的事,在行為上我控制得到自己,可是心靈上,我不自控地時時在想著Z。每天起床時、工作時、上下班時、臨睡時及對著男友時,都會想著他。

我知道自己很差勁,對著男友,我很內疚。有時很(想)Z 想到愣住時,我男友會問我︰「你今天工作是否太累了?吃完飯我幫你按按肩膀吧。」那一刻,我很罪疚,所以我也會對男友好一點、sweet
一點,以彌補我不能自控的心靈越軌。但當我對住Z 時,我一點也沒有像想著 Z 般想著我男朋友。Oh my God,我最討厭就是用情不專,移情別戀的人,想不到有一天,我變成了自己討厭的人。

最返(近)因這件事,令我很心煩。這件事我不敢跟任何人說,因為我怕一旦傳到我男朋友耳邊時,他會很生氣,因為他也很討厭不專一的女孩。我知道我不會因
Z 而跟我男朋友分手,因為問題不在他們身上,只是我本身,而我亦清楚明白,我承受不起那後果。

貽興,請你點醒我吧。我不想在出嫁時,心裡也想著 Z。我男友對我好,我對自己也有要求,我真的不能接受現在的這一個我。請教教我怎樣做,才可擺脫不能自控的我?謝謝你。

心煩的 C.C.



心煩的 C.C. ︰

有聽過這個感人至深小故事嗎?

肥肥白白的小豬有天不小心跌傷了。牠的膝上有了人生第一道小小的,沒什麼血的疤痕,不痛,卻有時癢。這疤痕成了小豬每天的精神寄託,上課時牠會偷偷揭開膠布,打量一下疤痕的癒合程度,洗澡的時候想著它,就連睡前,也珍而重之地反覆檢視,揭開膠布的動作像極小女生打開音樂盒檢視裡面的閃爍玩具戒指。因為有了疤痕,小豬覺得自己存在了,而且,多了人關心牠,牠也因而每天更小心言行,不吃蛋不沾豉油,怕傷口埋口不漂亮,也不亂碰亂跑了。

縱使小豬每天嘴巴裡嚷著希望這疙瘩快點消失,然而,當某天洗完澡,膠布自動脫落,牠過了半天才發現原來傷口早已埋口時,牠卻不由自主哭出來了。

明明就該慶幸,牠卻竟然失落。

因為,沒了這小小的疙瘩,牠就無法再把全副精神心力集中圍繞著它轉了。

心煩的 C.C.,這小故事的道理你聽懂了嗎?

那男人,就是你心上的疙瘩,你的小小蚊痂。當你不小心刮傷了一道,或者被蚊子叮了一口,你就會順理成章忘掉自己的偏頭痛、網球肘、胃病、牙齦炎或者月經引致的情緒不安,專注去為這小小的蚊痂煩惱,考慮要不要在上面狠狠刻上十字痕跡?結婚前的你,其實,也就是這麼樣吧。

能夠在婚前自製安全的精神越軌,為平靜的愛情自製安全的危機,其實並沒甚麼不好。

如果因為內疚能讓你更愛你的未婚夫,讓你更熱情更主動,甚至更珍惜除此以外無大事的幸福,有甚麼不對?

像這樣無法專一的女生,世間不止你一個,只要你懂得控制自己就可以了。

我常常說,知道底線在哪裡,想想又何妨?

女生如你,能忍,就忍過去吧。如果是其他女生我也許會贊成讓她們臨結婚前一圓心願,跟那男人愛一次然後修心養性嫁人,但你的性格,不夠決絕,不夠撇脫,承受不起。

所以,還是算了。

如果無法輕易控制自己,就以千百年來婚姻的傳統枷鎖迫自己安定吧。

只是如果我是你,我會想清楚,究竟,我現在是否真的適合結婚。

用名節束縛住自己,這樣的人生,有意思嗎?

記住,結婚不是結局,你的煩惱,不會因為結婚而減少,有時,只會擴大。

不要害了那個深愛你的未婚夫。好男人現在很渴巿,你不珍惜,別佔著位置,早點讓他出來,給其他值得的女生享享福也好。

祝 三思而行

貽興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