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著的情婦


Winnie是家一型上市公司的公關經理,今年三十五歲,獨身。獨身的原因很簡單:她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男人--一個在同一個集團內當營運總監的有婦之夫。「說起來世事真的奇妙,我還是他請的哩。」提起那個「他」,Winnie嘴角泛起隱隱的笑意。



Winnie從何時開始留意這個人呢?「原先我也沒多留意,後來,我發現這個人每日近放工時間都往我辦公室跑,心想:他究道想幹甚麼呢?直至一天,同樣接近放工時間,他走進我房,然後背著我,以極低的聲線說--要不要一起吃晚飯?」

不承認自己是第三者

事實上,Winnie打從第一天經已知道對方是個有家室之人,且還有一個兒子。「當初我也掙扎了很久,要不要拒絕這個人。可是,一生人也不是太多機會碰上一個很夾得來的伴侶呀。他跟妻子分居已久,待兒子再大一點便會正式離婚。」話雖如此,難道她甘心背負「第三者」之「罪名?」再者,他倆都是公司高層,不怕其他同事在背後指指點點,甚至遭老闆施加壓力嗎?

「也顧不了這麼多。別人的嘴巴長在別人面上,我也沒辦法。老闆那方面,壓力是有的,但只要我倆處事光明正大,不干涉也不損害公司的利益,他又能把我們怎樣?我從不認為自己是第三者,因為,在我認識他以前,他跟太太經已感情破裂。」

深信與他會有美好結局

女主角堅決否認自己是一手拆散別人大好家庭的第三者,但她可有想過,所謂「待兒子稍大一點才離婚」,會不會是個動人的謊話?會不會是男人外出拈花惹草的借口?

「不!你別亂講。我深相他是不會騙我的。」她動怒了,除了因為訪問的人問了不該問的假設性問題外,亦因為這兩條問題破壞了他在她心中的美好形象。「對於將來,我都已有了共識跟計劃。他是不會騙我的。」

壓力來自「見不得光」

Winnie很清楚,這是一段很長的過渡時期,她不能告訴老爸老媽,自己交了個有婦之夫做男友;年過節還要應付一眾多事八卦親戚「咦,還未結婚呀?要加倍努力喔。」之類的親切關懷。曾有一段日子,她感到壓力重重,覺得自己是個見不得光的二奶。

「那段日子的過得好痛苦。我恨自己為何這麼沒用,甘心做人家的情婦。我真的很討厭那種見不得光的感覺。為了逃避,我曾向公司請了一個月大假一個人跑到老遠的澳洲,心想用一個月時間好好靜一下,然後回去講分手。誰知,過了一星期,他追到澳洲來了。他對著我哭,求我不要走。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一個大男人哭得這麼淒涼,我心軟了。」Winnie說著說著,聲線不自覺地放得愈來愈輕柔。

說到未來,她滿有信心地說,再過兩年,我倆便可堂堂正正一雙一對地出現,「只要想到未來的甜蜜,就算現在受再多的苦再多的委屈也是心甘命抵的。」一個對愛情執著如斯的女子,衷心希望上天對她多加眷顧。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