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婚外情的第三者 – 覆Miuccia

Dear 深雪︰


對於這件事有時我覺得自己想得很通,但有時又覺得很混亂,所以我很希望聽聽你的意見。但很抱歉,信比較長。

我跟他認識已接近 7 年,我今年 30 歲,他比我大 5 年。當時他是我的同事。我和他認識初時,他仍未結婚,當初我們並不太熟絡,有時會和一大班同事一起吃飯一起玩,但我和他沒有甚麼私交。和他認識一年多以後,他跟他的一個大學同學結婚了。當時我也有份去飲。

在他結婚後的 3 至 4 年間,我和他愈來愈熟絡,但都是好朋友般熟絡。在那些日子裡,我工作十分忙碌。他對我十分關心,很多時會在自己放工前打電話給我,看看我怎樣,有時亦會在周六、日打電話到我辦公室看我是否回去工作,有時他自己亦要工作至很夜時,他會叫我一齊坐的士回家(我倆的家在同一個方向),有時吃午飯時他知道我太忙沒有時間吃飯,他會買一個飯盒送到我辦公室給我。

我在從前的時候就一直很感激他,但我以前以為他對所有熟絡的同事都是這樣照顧的,但在很久之後我才知道不是。最低限度他說他沒有主動幫過其他女同事買飯盒。

在那 3 至 4 年間,我們常有一班同事的聚會,他太太有時也會跟他出來。我和他太太並不熟絡,算是認識了,但沒有甚麼交情。但我們一班同事都知道,他太太對他有些管束,尤其是如果有些活動只有一兩個女孩子和他一起的話,他太太很多時都藉其他原因不準他出來。不過他太太很聰明,心計很厲害,很多時都用其他藉口掩飾了為甚麼不想他與我們在一起。我們在以前也常在背後笑他,笑他無論怎樣掙扎也逃不掉他太太的手掌。

在 2003 年下半年,我和他跟另外幾個同事被公司派到外國去公幹幾個月。在那段期間,我們赫然發覺我們竟然有很多共同語言,而以前我們相識多年一直沒有發覺。我們同樣喜歡歷史和文學、我們在同一個國家讀大學(雖然是不同的大學)、主修同一個科目、曾經在類似的公司工作過、喜歡同一個作家的小說、喜歡吃同一類食物、出入差不多的地方 …… 我和他有無盡的話題,經常可以談天說地至通宵達旦。很多時我們甚至心有靈犀一點通。我們都覺得我們是大家的 soul mate 。

在我們到外國一個半月後,我發覺他有心事,在我多番追問下,他告訴我他發覺自己喜歡了我。但他知道自己已婚,沒有資格再喜歡別的女孩子。當時我知道自己對他也有感覺,但還是頗冷靜的,對他說這只是幻覺而已,回到香港後便會沒事了。

在兩天後,他太太在香港偷看他的電郵發現了這件事。原來他太太在這個半月裡一直覺得不妥,發覺他很少打電話回去,就算講電話時語氣也不對勁。所以他太太已有一段時間偷偷監察他的電郵箱。當他太太知道了以後,我曾經叫他不要想甚麼,回頭去就算了。但後來他寫了一個電郵給我,他說他知道自己真正喜歡的人是我,他和我在一起之時,覺得自己才是真正活著,不再寂寞。他說以前從來沒有這種感覺。他說他和他太太相處其實也沒有大問題,他們很少吵架,感情很好,但他覺得他和她就是沒法深入溝通。所以他在結婚後,潛意識地將自己大部份時間放在辦公室(這一點我們一班同事是看到的。我們看到他們兩個就算是結婚初期,他對家也沒有依戀,通常寧願花時間在辦公室或與我們在一起,直至他太太打電話來再三催促他才回家)。他後來再想,其實他覺得自己在結婚後可能已經對我動了心,所以才那麼殷勤的照顧我。而且他記得有幾次在我的辦公室內看到我收到花,他不知何解覺得心中不舒服,但那時他立即將想法抑壓了。現在想起才明白那時已對我有莫明的感覺。他在那個電郵說,他希望和我在一起,希望窮他一生之力照顧我。我被他的電郵感動了,以為他真的會這樣做,而且知道自己也是喜歡他,所以決定和他一起,決定等他離婚。

在之後的大半年,我們三個人就一直拖拖拉拉。回到香港後,他試過向他太太提出離婚。但他太太堅持不肯,說她不相信他們的 10 年感情(包括拍拖及結婚),會敵不過我這個女人。他看到他太太很傷心,又硬不起心腸了。在那大半年之間,他太太試過搬走,因為她叫他不再見我,但他不肯。但後來他太太半個月後又搬回去。到了他想自己搬走希望一個人靜下來想清楚,他太太堅持不準。我很清楚他是一個心腸很軟的人,當他見到他太太淚流滿面的時候,他就做不出來。而且他是一名基督徒,他心理上一直有個巨大的道德包袱。所以他時時猶豫不決,有時覺得自己不能背棄道德的教誨,不能辜負他太太的多年感情,有時又覺得很希望和我一起。在那時,他與父母因這件事亦吵得不愉快。試過好多次我看到他受的苦,實在很難過。我對他說,再這麼下去,他會像一條橡筋一樣遲早會斷的,我說大家不如放棄吧,但他總是不肯。

到了去年年中,他漸漸避開我。經過一些時候之後他告訴我,他覺得自己實在放不下那個道德包袱,他覺得自己沒法離婚跟我一起,他決定要回頭了。而且他更請假與他太太一起去旅行修補兩人的關係。我當時傷心欲絕,差不多完全不能眠、不能吃,在一個星期內體重下跌至不夠 90 磅(我身高 5 尺 3 寸多)。

在他跟他太太去了旅行時,我大致上已經死心,因為太傷心了,決定就算他再找我,我也不會理他。結果他回來後不久,就開始打電話給我。我不聽。在差不多一星期裡,他每天打 50 多個電話給我。後來我終於忍不住,接了他的電話痛罵他一場,叫他永遠不要再找我。當時他哭著告訴我,他本來真的決定要跟他的太太修補關係,希望回頭去,但在旅途期間,他才覺得後悔,發覺自己根本放不下我。有一晚半夜,他突然扎醒了,見到他太太在哭,他估計自己在夢中叫了我的名字(因為他太太曾經告訴過他,他以前也曾經在夢中叫我的名字)。他說他在嘗試放下我之後,才發覺原來自己根本沒法放低我,他說他自己也沒料到原來我在他心中是這麼重要。

在之後半年,我看到他的改變。他很少留在家裡(除了每晚仍有回去睡覺),多數時間跟我在一起。他告訴我多次向他太太提出離婚(我相信他沒有說謊吧),但他太太總是不肯。他說他知道自己沒法在他太太淚流滿面的時候硬起心腸搬走。他希望有一天能夠說服她接受這件事。在 11 月他向公司辭職了,去了大陸工作。他的算盤是,希望我倆不再做同一間公司,方便我倆將來一起,另外,他亦希望可以長時間離開香港,令他太太逐漸習慣他們的分開,使她易於接受離婚。就在我以為一切將會這樣發展的時候,在年底他太太告訴他︰她有了身孕。

他說那一次是在他們年中的旅行之中,他以為自己要回頭,而他太太亦告訴他是安全的。自從那次旅行之後,他發覺自己不能放低我以後,他說已經沒有再和他太太發生這種事。而在那幾個月他一直沒有發覺,是因為他很少時間在家,他完全沒有留意到他太太的腹部已逐漸隆起。

他當初知道這件事之時,他十分錯愕,算盤全給打破了。初時他還嘗試垂死掙扎,說一個小孩子也不能改變他的心。他甚至說,會考慮在孩子出世後再離婚。唉,我當時已知道這是沒可能的。果然,他的孩子在今年年初出世後,他漸漸發覺自己不能丟下那個家。他說他不忍心他的孩子在一個破碎的家庭中成長。縱然我知道終會如此,我還是傷心欲絕。早一陣子我們仍有斷斷續續的聯絡。我試過好多好多次要離去,不再理他,但他都不斷來找我,我也就心軟了。但我知道無論他說甚麼,他都不會再為我們的將來做些甚麼了。最近他父母和他太太發覺我們仍有聯絡,於是叫他瞧在孩子份上不要再這樣。他太太甚至威脅要來找我晦氣。總言之,一切都是一團糟。

我知道,真心愛一個人,是不應該去計較他為我付出多少。但我有時真的不禁想,他究竟有多愛我?我的朋友說,如果他愛我夠深的話,他會為我離婚的。我為了這段感情,千瘡百孔,經歷了人生最痛苦的時候,我自問我自己亦已經為這段感情付出了我最大的努力和忍耐。我知道他亦很痛苦,但我有時不禁疑問,究竟他為我付出過甚麼?沒錯,他被他父母和太太逼得很苦,但也只是因為被他們發現了他和我的聯絡而已,其實他並沒有主動為我們的感情做過甚麼,是嗎?但有時我又覺得,其實他可能真心、認真的想和我一起,只是我們的緣份實在太薄、 timing 實在太差。我有朋友叫我學會恨他怒他,那我就會容易一點的忘記他、放下他,我是不是應該這樣?

Miuccia


Dear

Miuccia︰

這是一場真真正正的苦戀。

更可惜的是,你遇上一個非常不為你設想的男主角。

既然他認定你是 soulmate ,又知道更愛你,但卻為了諸多理由留在妻子身邊。現在,更做了爸爸,你說,你們會如何?

你相信這樣的男人會放棄孩子來與你一起嗎?他連一個不那麼愛的妻子都不會放棄。

他覺得責任和道德比愛情更重要時,你就別妄想有快樂地相愛的一天。

他令所有人都受苦。現在,最新苦難者是他的孩子。

你離開他吧!

他這種男人不會介意留在苦痛之中。之後漫漫人生,他對著代表責任和道德的家庭,縱然笑得不那麼開懷,都不會介意的。

你的個性較自由,也愛追尋理想的愛情。不如,另找一個與你有共同理想的男人吧!



深雪覆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