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深雪︰

你好!在讀書時,我在二選一的情況下選擇了我的第一任男友。當時,我是比較喜歡另一個人的,但為了不想再被他傷害,所以沒有選擇他。在跟第一任男友開始了後,才發現跟他的感覺比較像朋友間的喜歡和欣賞。後來,我更因為一刻的好奇,彼此發生了性關係。

其實他是對我很好的,但那段時候我並不懂珍惜。當時,他對我來說,是一個責任,因為我覺得自己不應該在並非愛上他的情況下跟他交往。但我又不忍分手,或許是宗教的緣故吧!我在想,如果跟他一起直至結婚,那麼我便不用為自己婚前非處女而有太大的罪咎感。另一方面,亦為了面子的問題,我不願分手,不願承認當初選擇錯誤。

後來,大家也出來社會工作,我們見面少了,面對他時那種壓迫感愈來愈強烈。他是一個無主見的人,亦在很多事情上需要我的照顧和意見,而且他的佔有欲很強。我開始累了,開始找各種理由去拼命工作,目的就是為了令自己不用再想這個問題。我開始花跟(很)多的時間和朋友出去,我們的關係愈來愈疏離。後來,當我感覺到他的感情也開始轉淡時,我竟然變得著急,做了很多事情來挽救,最後,我們還是分手了。

分手後,我們沒怎麼聯絡。開始的時候,我很難過,但只是兩星期的時間,我又變得開朗起來了。或許,我並非真的喜歡他,現在反而輕鬆了。幾個月後,我跟一位舊同事開始交往。在我跟第一任男友一起的時候,他是我的好朋友,他一直以很客觀的角度跟我分析和給予意見。他比我年長很多,對於我跟第一任男友的性關係,他並不知情。

開始的時候,我們很合拍,或許大家在很多東西的觀念上比較一致,就是不一樣的,也可以互相配合得到。那段時期,大家都很快樂,連我的朋友也說,我在第一次拍拖時也沒有見過我這般快樂。但愈開心,我便愈內疚,因為我並不能給予他我的第一次。最後,我最終跟他說了,但為了怕他以另一眼光看我,我說了一個大話,便是「那是我被迫才發生的」。當然,「被迫」然後又維持這種關係幾年有點太無稽,他也不是蠢的,後來我便和盤托出真相。

在他第一天知道我不是一個處女的時候,他的反應很大。他說難以接受,因為他的傳統觀念作崇,他不能接受我不是處女,但另一方面,他很愛我,不想分開,所以他選擇嘗試將這個心結慢慢淡化。他是一個很執著的人,我很清楚明白他是永遠也不會接受得到的。那段日子開始,我們不斷折磨對方。他不斷問很多問題有關我和第一任男友的事情,包括行房的情形,他跟我的相處等等。因為那一種的內疚,我回答他每一個問題,但我的心很痛,情緒也很不好。開始時,他不敢正視我雙眼,他說他腦中會出現一些侮辱我的畫面。慢慢地,情況開始好轉,大家也不用在每次見面時爭吵,但心中那根刺仍在。另外,他亦答應不再問那些問題。

在各方面,我們的相處沒有問題,但在這個課題上,大家有彼此自己的執著。他認為我是欠了他的,但我不認為如此,因為我在跟他一起時,我並沒有幹任何對不起他的事情,對於那事我的感覺是遺憾。除了這事情外,他說作為女朋友,我是沒有甚麼地方可以挑剔的。

有很多次,我總會在那一剎那想要跟他分手。理性上,我知道他永遠也不會完全接受到我這個過去;情感上,我又很不捨得他,我知道自己是很愛他的。

他也承認,他是永遠也不會完全接受得到,他只可把這根刺縮小,但自己也不敢肯定自己會否在那麼一天為這件事說出一些話傷害我,若有那麼一天他要離開我,也會是因為這個原因。

明知不可能改變他的心結,但我早前一直在嘗試以另一種方式去配合他,但最終也是不行。現在,我不再去爭取了,因為我已不知道可以做甚麼去爭取了,而且有些東西根本不是我可以控制的,我跟他也這麼說。最近,他開始察覺到我的轉變,他問我是否他不能為我帶來快樂,問我是否不再重視他了。他很難過,但他說如果他不能為我帶來幸福,完全接受我的過去,那麼總有人可以給予我。他很愛我,但他覺得我太辛苦自己了。

深雪,你覺得我應該怎辦?

不好意思累你看了這麼長的電郵。謝謝!


落葉




Dear 落葉︰

你的現任男朋友太似上世紀五十年代的男人,比一般人落後了五十年。

你不是處女,但又不濫交,你根本是一名保守好女孩。而你碰上的這個男人,不只是保守,而是古蕭。

你說得對,你根本無能為力。他得不到你的第一次就折磨你,你覺得這種人會讓你幸福嗎?

快點離開他,別被他的可怕思想傳染你。

深雪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