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深雪︰

你好,希你能幫我解開心結!

我與前男友於讀書時拍拖(我倆是對方的初戀),其實,也是我作主動,但他對我總不太好,總不太錫我珍惜我,鬧交往往多過甜蜜。

一起也已經五年,五年後我已經踏入社會工作,但他仍讀大學,大家溝通

開始有問題,我不了解他讀書的辛苦,他也不明白我工作的壓力,最後,我發覺你(他)愈來愈不緊張我,你有否看過《愛情白皮書(漫畫版)》?我就像成美,不斷要求︰「你愛我」,但他就如掛居一樣冷漠,最後我提出分手,分手的時候,我問他有否愛過我,你居然想了一會說︰「不知道。」那一刻我告訴自己「不死心,我還可作甚麼?」

五年來,我倆以書信溝通,但大多數是「投訴信」,每次鬧交我也會寫信告訴他我嬲甚麼,有甚麼不開心,當然也會有甜蜜的書信,他給我的信不是很多只有百多封,而我寫給他的也有三百多封。但當我與他分手時,你(他)說不知自己是否真的愛我,我很傷心,
一(氣)之詔(下)把他給我的信掉了。

分手一年後我識了一個很愛我疼我的男人,與他一起的確有被愛的感覺,而我的前男友一直都沒有拍拖,我與他一直只限於icq 聯絡,原來他是於分手後才知自己真的很愛我,分手之後也怕了拍拖,兩年來你(他)也沒有去結識女朋友。

我告訴他我已經有一位男朋友,並且一起住,我想他內疚。

直到去年年尾,他告訴我你(他)有新女朋友,我個心很不開心,而且他告訴我,他會很愛他現任女朋友,因為他不想再失去最愛,我聽了之後好想喊,如果他一早明白,我倆又怎會分開?但我又切切實實知道自己這一刻最愛是現任男朋友,對前男朋友已不是愛。

但為何我仍不開心?是否我仍愛他?只是我不甘心,不面對現實?如果我前男朋友還用著「我與你名字合併的密碼」作他所有的密碼,我以前叫他英文名個第一個音作他的名字(eg:
peter--亞pe),他對我說,他現在女朋友是叫他全名的,她不知我是這樣叫他,他說叫他pe 只有我一個人。你(他)仍對我重視嗎?

希望你不嫌棄我這封信長罷。謝謝你。


Nepenthe




Dear Nepenthe︰

我認為你與你的ex仍然愛著對方,只是,如今大家都變得無奈。

有時候,男人的後知後覺很令女人心痛,也是因為你,他學會了去愛一個女人,你是他的導師呢!

但今日,你有了新男友,他又有了新女友,我贊成的是,一直向前走。

舊情復熾的壓力可以很大。你與ex回頭,可能又是分手收場。

愛情,如果可以不冒險,就不要冒險。

深雪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