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也門


也門,二千年

他問我拍了些甚麼風光名勝,好讓他了解一下那陌生的遠方的風土人情,我把剪輯好、編排好的一疊幻燈片拿出來,還取過來一個薄薄的燈箱,按亮著─

「就是這些?」他問。

「對啊」我說,我想跟他說我只懂拍這些。








一根高高大大卻歪倒下來成45度的電線桿,毫不危險似的其實也隨時出意外,也許都是意料之內。然後是海港堤岸日落之前,一群男的懶懶散散半坐半站,工餘是該這樣的吧,讓半透明的藍從海上、從天上漸漸溶進衣服、融入體內。然後是一對不停說話的好兄弟,說是我的臨時嚮導,實在他們卻自得其樂的在山野間遊玩,天將暗,漫天彩霞,我舉起相機,本能的拍了又拍,這樣的環境這樣的時空,我只懂這樣。

拍風光拍名勝就交給專業攝影師吧,問心,我在途上只能對自己負責,為自己服務,或許有一天連攝影機也不必帶在身上,重新學會用眼、用耳、用鼻、用口、用心去看、去聽、去呼吸、去品嚐,去了解、去認識面前的千變萬化,我在這裡,請相信我的簡單直接的感受。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