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澳門


澳門,二千年秋

我們仔細的端詳過室內的陳設器物,比量過家具的比例呎吋,甚至研究過牆的顏色和質料,看得差不多了,我們發現了居室的一角,原來有窗。

窗本來就在那裡,我們往往卻把窗當作必然,倒沒有太理會窗的形態窗的性格,直到有一天走進一個密封的沒有窗的空間,你可能會突然驚覺窗的重要。








開始留意窗,窗外窗內,兩個世界。窗也是門,推進來走出去,是經驗的開始和結束。

常常也想,窗的造形看來也影響一個人怎樣看這個世界吧,澳門的一座位於鬧市的教堂,窗都是比例恰好的橢圓,一列排開有一種溫柔敦厚的韻律動感,這樣的窗,是特別適合天使的進進出出吧。

有一回在阿位伯沙漠地區旅行,沿路的房子都是泥磚堆疊,偌大一幅土牆上往往只開一個小窗,窗也沒有框,有成方形也有各種古怪幾何形狀。幻想著光線通過這些三尖八角的窗投射到室內,那是一個何等陌生有趣的世界。

也有路經山區,抬頭有土皇帝的顯赫古堡,厚厚的石牆有一種壁壘森嚴的肅殺,直至走進去攀上那看來沒有盡頭的階梯,才發覺石牆上滿滿都是小洞,這些窗口也是槍口,窗外都是入侵的敵人,這倒是一件絕頂沒趣的事。

撰文及攝影:歐陽應霽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