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澳門


澳門,二千年秋

非假日,街上別有一種閒。也許是我不熟悉了解,偏卻看到一種在香港所不能發現的骨子裏的悠閒,在澳門的空氣中濔漫。上下幾百年來,滲透到每一幢建築,每一棵樹,每個人。

遊人有遊人的主觀願望,看的,聽的,吃的,其實也是自己對當地環







境的一種感覺一種反應。面前的一個安安靜靜放在文化中心展覽廳裏的巧奪天工的乾隆御製陶瓷器皿,說不定曾幾何時也在香港藝術館展出過,但此時此刻,在這個叫人又羡又妒的文化中心的漂亮建築空間裏,你會看得格外賞心悅目──這是因為對維港旁邊那叫人羞愧的文化中心的一種怨恨的反應吧。


然後繼續走在那些緩緩開展的上坡下坡路上,那邊該是從前某某將領的官邸這邊是又一個精緻的教堂,就連路邊花槽也格外細心的鑲上了瓷磚碎片作為壁飾,忍不住蹲下來細看,葡萄牙風格的外牆瓷片與清

末民初的瓶瓶碗碗碎片拼合出一組融和的風景,細碎的回憶在這裏得以保留存活,叫人暗暗感動。

回到市區的橫街窄巷,面前忽然出現是早有所聞的停業已久的清平戲院的一堵側牆,歲月留痕,牆上的顏色是無數往事的總和:這也是整個澳門幾百年歷史回憶中的某一塊碎片吧。

撰文及攝影:歐陽應霽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