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於自己的年青作曲家 – Florence

在香港,作曲絕對是一個冷門行業,若再將範圍縮小,只算嚴肅的現代音樂作曲家,更是屈指可數,其中包括張佩珊 (Florence)。

冷門的路不好走,但路是自己選擇出來的,Florence深信唯有忠於自已,才會有最大的成就,結果她捱過半工讀的日子,她的作品多次入選本地不同的音樂節,而且成功在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修讀音樂碩士。

從音樂中找到自由

Florence對音樂的興趣,是由小學的音樂堂開始,當她第一次看見老師彈鋼琴,便被美麗的琴聲深深吸引。所以她七歲便開始學鋼琴,中小學也是學校合唱團成員。

「我很享受音樂,香港人生活壓迫感太重,連學生也一樣,排山倒海的功課考試,被迫學習一些不喜歡的事物。在音樂中,我找到自由,找到情緒上的發泄渠道。」

不過,Florence的興趣並未能盡情發展,家人從來不贊成她以音樂為事業。升中三選科時,她被迫選最沒興趣的理科,結果會考成績差強人意,她未順利升讀預科,也未能遂父母之願做個IT人。

「會考失敗令我很低落,一是考不到好成績,二是被迫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我性格很倔強,忍到這裏已是低線,於是放棄重讀和讀較差的預科學校,而去了讀夜校音專。我心想,大不了教琴維持生計,我就是喜歡,我不要再受壓迫,我要自己選擇自己的路,幹自己喜歡的事。」

走出自己的路

在家人極力反對下,Florence就這樣半工半讀捱過一年,當時,她自己也不敢有甚麼期望,只知自己掙回來的,就要好好珍惜,加倍用功學習。

在Florence眼前有一個唯一的機會,就是演藝學院。原來她中三

曾參加過演藝學院的短期音樂課程,認識到來自不同學校的同學和外藉老師。雖然會考成績不理想,但演藝的取錄標準是首重天份和潛質,成績反而次要,Florence終獲取錄,主修作曲,並於1999年畢業。

路就是這樣行出來的

自入讀演藝至今負笈海外,Florence每年都申讀獎學金,因為她想繼續升學,就要自己想辦法去爭取。

「在演藝時領取的獎學金雖然金額不多,但對我有很大鼓舞。到99年去美國讀碩士課程,學費比在香港貴多了,還有生活費,沒有獎學金便不能成事,但我真的很想到外國見識一下,到另一個環境,見多些不的人和事。唯有取得獎學金,我才有機會到外地升學。」

幸運地,Florence第一年取得了香港作曲及填詞家協會的獎學金,第二年取得了亞洲文化協會利希慎基金,都是自己申請的,經過這幾年,Florence學會了靠自己,想做甚麼,就要自己爭取,路就是這樣行出來的。

創作之路與創作之道

目前,Florence的作品曾多次公開演出,回想她第一次創作和公開演出是在1995年,那年剛進演藝,便在香港作曲家協會和大專院校合辦的「新一代音樂會」演出,在該音樂會演出的作品都經由各學院教授嚴格挑選,Florence當年所作的是一首室樂作品,之後每年也獲選參加。

「有人在台上演出自己的作品,那種感覺好奇怪,最初真有點難以置信,疑幻疑真。」興奮之餘,創作過程中難免要面對批評,尤其是負責演奏的同學,但Florence並不介意。

「他們的意見很實在,讓我知道問題在那裏。我有幸入讀演藝,在這裏學生作的曲子會有人演奏,因為同樣有人修讀演奏,這樣大家都可以在實踐中不斷進步。香港的其他院校就沒有這條件,往往紙上談兵,作品沒有經過演奏始終不會知道真正效果或是否可行。所有創作都一樣,不能只講理論,必須經過實踐、檢討、修正才會進步。」

Florence 每次創作都會給自己一個不同的目標,這一來不會故步自封,而且能夠嘗試更多不同方法。

「音樂好像雕刻,就算是小瑕疵也顯而易見,作者必須要預知色彩和張力,要知道甚麼聲音表達甚麼感情,要做到這一點,就要將音樂融入生活,在生活上仔細留意一切,從中可以找到好多啟發。例如我是個很sensitive的人,與人接觸很容易感應到對方的心意,這給我很多聯想。」

回饋社會

走上冷門的路,Florence希望對教曉觀眾甚麼是現代音樂,從而令香港容納更多全職作曲家。至於生計,她作了最後的打算:「最差都可以教琴。」


其實在演藝的時候,Florence遇到兩位啟蒙老師--羅永暉和麥偉鑄,他們除了教會Florence音樂上的知識外,也教曉她許多人生道理,令她一步一步回復自信。

「在演藝幾年,我由自卑的一堆垃圾,改變到現在找到自我潛能充滿自信,我真的好多謝羅老師和麥老師,也好珍惜演藝的一事一物。未來我最想做的事,並不只是創作,還想教書,像羅老師和麥老師一樣,我曾經受過他們的薰陶,得到他們指引,才能踏上今日的路。像我這樣的年輕人我想還真不少,我很希望將來學成之後,有機會可以幫到後起的新人。是我的宿願。」

給姊妹的話

「做人首先要認識自己,找到自己的個性,不論外表裝扮得如何漂亮,沒有個性就只是一個空殼。」

張佩珊 (Florence)小檔案

曾參與的創作和演出:


1. 為1999年「藝穗音樂節」創作一首四重奏樂曲。

2. 在「中國音樂節」參與多人合作的多媒體作品,採用了多種元素,包括唱彈拉打,結合琵琶、笛子和電子意樂。


3. 在「音樂新文化2000國際現代音樂節」創作多媒體音樂作品《Translucent Ring》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
Load More